岁月惘闻

惊蛰。

“…十年嘛!不就是十年么。”张佳乐啧啧舌头,“够很多变化了,这么再一回想就觉得实在长,可是真要说起来,又很短似的。”

你看时至如今,过客们登场退场,是是非非,带来带走。也就这么时至如今了。四个字就概括尽了。
而有些事却只有你自己才能知道,或许你也忘了。比如某天夜里观星;又或者在湿冷的晚春雨里等一个不知何时才回来的人。

他言及此,不知道又想到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跳脱玩意儿,嘴角浅浅地翘起一下子。
可一贯灼灼的亮亮的眼睛此时是寂静的,像是沉淀着薄薄一层灰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