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惘闻

惊蛰。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真是微妙。所谓人性(并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词语)也真是微妙。就像我总说不愿意相信了但是仍然不由自主去相信,就像我分明把她定义为一个难交往的人但是总在莫名其妙的时候靠近一点点。就像就像如今其实我还是,不想的,面对一些不受控又难以理解的状况。可是事情们确确实实地都这样不可思议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就像吹过脸侧的一阵风,吹来沙砾也好吹来花香也罢,我可不可以,都把它看作美妙的小奇迹。
“其实某些事情就算到最后是悲剧,但如果论得上自己心里的一句值得,也就已经够了。”
这话说给别人听是好说出口的,希望面对一些事自己也可以这样看得开一点吧。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闭嘴好吗你才17...都还得过几天才到诶一副很老到的样子,干嘛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