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惘闻

惊蛰。

  斜阳又晚。
  解雨臣站在门口,没说话,橘红色的夕照给他镀上一层金辉,像是戏里走出来的美人。吴邪低头翻着本书,也没说话。
  “吴邪。”解雨臣没头没尾地叫他一声,吴邪应声抬头,目光落在解雨臣身上略微怔神一瞬,等他开口。解雨臣却只是浅浅笑了笑。
  他以为他不会再说,于是复又低下头去。
  起了阵风,夏里繁盛的叶发出沙沙地叹息。
  ......
  “小三爷,照顾好你自己。”解雨臣说这话时声音很轻,被风带进来,轻轻地吹进吴邪耳朵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