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惘闻

惊蛰。

  如果单从友情向去理解花邪,就觉得解雨臣怎么这么担得住事。他心里该是一直下着连篇累牍的雨吧,或许后来雨也不下了,空荡荡又干燥地始终沉重着。
  而和吴邪、秀秀或者其他人的交集,就像仅有的一点佐料,是咸是辣,或咸或辣;来动一动这一潭死水。可是总归不会是甜的。
  再想想其实未必,苦瓜回味也是甜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