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惘闻

惊蛰。

现在冷静下来了,不过今天真实有点爆炸(岂止有点)。
今天陈同学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玩开了,在点奶茶的时候问我要不要;人家要拿我的奶茶的时候出言提醒是我的;微笑也一直很甜,是开心的样子。
这样一个看起来不像平时那样子高冷的陈同学做物理的时候找我借了橡皮,橡皮毕竟很小嘛,他就抓住了我左手食指的指尖。
我草。
脑袋失联一秒。然后心里脸上就烫了起来,还生怕被他发现,下意识抽手,橡皮掉到他书包。然后脑袋里一边放烟花一边小声对他说了声对不起。我觉得我声音里的笑多半是压不住的
还给我的时候还开了个小玩笑。

直到放学路上都觉得那一点点的指尖在发着热。月色朦胧云气缭绕,不见星星,这样的模糊,都仿佛是天空在写着温柔这两个字。

他真的好可爱,脸也很好看。不熟的人和他聊天他是不会正对着对方的,目测是觉得尴尬。从侧面看他的轮廓就会显得几分锋利几分冷淡。可是当他看着你讲话的时候,就几乎让人忍不住去猜是不是在那个时候,他的眼睛里就只装下了你一个人。像小孩子一样干净又亮堂。虽然陈同学睫毛不算顶长,但是眼形和瞳仁儿都好看得让人没话讲。俗套的比喻,可我真的这样感觉,他的眼睛里,是有星星的。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