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惘闻

惊蛰。

梁湾:你是吴邪的人?
黑瞎子惯常不正经地勾着点嘴角,句尾也藏了勾子:我不是他的人。
飘忽的笑意揉碎在他讲这话时候的语调里,像是破开了四散的五彩斑斓肥皂泡。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