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惘闻

惊蛰。

现在冷静下来了,不过今天真实有点爆炸(岂止有点)。
今天陈同学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玩开了,在点奶茶的时候问我要不要;人家要拿我的奶茶的时候出言提醒是我的;微笑也一直很甜,是开心的样子。
这样一个看起来不像平时那样子高冷的陈同学做物理的时候找我借了橡皮,橡皮毕竟很小嘛,他就抓住了我左手食指的指尖。
我草。
脑袋失联一秒。然后心里脸上就烫了起来,还生怕被他发现,下意识抽手,橡皮掉到他书包。然后脑袋里一边放烟花一边小声对他说了声对不起。我觉得我声音里的笑多半是压不住的
还给我的时候还开了个小玩笑。

直到放学路上都觉得那一点点的指尖在发着热。月色朦胧云气缭绕,不见星星,这样的模糊,都仿佛是天空在写着温柔这两个字。

他真的好可爱,脸也很好看。不熟的人和他聊天他是不会正对着对方的,目测是觉得尴尬。从侧面看他的轮廓就会显得几分锋利几分冷淡。可是当他看着你讲话的时候,就几乎让人忍不住去猜是不是在那个时候,他的眼睛里就只装下了你一个人。像小孩子一样干净又亮堂。虽然陈同学睫毛不算顶长,但是眼形和瞳仁儿都好看得让人没话讲。俗套的比喻,可我真的这样感觉,他的眼睛里,是有星星的。

对不起,我从来是一个有过多顾虑的人。我很害怕,我不想失去你。事情虽不大,可是让心上仿佛坠了一块石头,沉甸甸又实实在在地难过。

“活在世上要有透支的乐观。”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真是微妙。所谓人性(并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词语)也真是微妙。就像我总说不愿意相信了但是仍然不由自主去相信,就像我分明把她定义为一个难交往的人但是总在莫名其妙的时候靠近一点点。就像就像如今其实我还是,不想的,面对一些不受控又难以理解的状况。可是事情们确确实实地都这样不可思议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就像吹过脸侧的一阵风,吹来沙砾也好吹来花香也罢,我可不可以,都把它看作美妙的小奇迹。
“其实某些事情就算到最后是悲剧,但如果论得上自己心里的一句值得,也就已经够了。”
这话说给别人听是好说出口的,希望面对一些事自己也可以这样看得开一点吧。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闭嘴好吗你才17...都还得过几天才到诶一副很老到的样子,干嘛啊!

熬夜看了懒妮08年的纪录片..心情非常非常复杂,不仅仅是心疼

好了伤疤忘了疼,不长记性的蠢东西。你真的要让小人反来得志?

大概人所遇到的苦难有千百种,但是感受大概是都相似。因而每当面对别人的痛苦时,才总会是一副“你根本不能明白我”的不屑心态吧?

每个人都是病态的。可是我总觉得人既然本身就一直这么复杂,所谓学会生活,是不是就是要学会去看见你我腌臜皮囊参差白骨间虽然微茫难寻但是确实存在着的花?
“我要的是无常,我想做孩子和花。”
我总是喜欢这样的话。而无论愿意与否,我想我也都似乎必须去相信这样的话。

我不了解你如今的生活,更不明白你现在的想法。
我们之间愈发地远了。

我真的,有点撑不住了。
感觉自己现在站在千丈深崖的边上,壮阔美景是我,命悬一线也是我。
立在刀锋上,不能动弹。轻易就会感觉被撕碎,是我脆弱,还是?